Pages

A 面, B 面 (II)

在那段開始對音樂開始狂熱的時期, 我面臨最大的兩個難題第一個是又要唸書又想聽音樂. 我一直不是可以一心兩用的人, 邊聽音樂邊看書對我來說是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第二個就是怎樣把有限的零用錢換成音樂.
錢~永遠都跟錢有關是嗎? 連聽音樂都要這樣喔!?
再三考慮之下, 決定先把錢投資在硬體設備上, 在那台三洋掛掉之前就要先找好替代品, 以免掛掉之後有空還沒得聽才是天下最痛苦的事. 當時在家附近的一家電器用品行看到一台聲寶的雙卡錄放音機. 所謂雙卡就是有兩個卡座可以同時放入兩卷錄音帶. 這玩意兒可有趣了, 可以第一個卡座放完第一捲 AB 兩面之後繼續放第二個卡座的第二捲 AB 兩面, 換句話說可以一口氣把四面卡帶都播完. 第二種模式是兩邊卡座同時放, 簡單的說就是可以混音, 只可惜我當時對當個 DJ 沒概念, 不然我的第一張混音專輯可能在國中時就會問世, 現在可能混跡各大舞場而不用在園區虛度多年光陰. 第三種也是最棒的一種, 就是第一卡座播放, 第二卡座錄音. 也就是我可以把喜歡的歌都錄在同一卷卡帶中當成精選集, 把妹自用兩相誼. 可是, 最後還是不敵人類的原始盜竊慾望, 開始了漫長的盜版生涯.
開始跟錢不那麼有關係了.
當我很自然想到我手邊這台機器可以拷貝因錄音帶之後, 第一個感覺是興奮到起雞皮疙瘩, 第二個感覺是覺得零用錢問題一下小很多, 第三個感覺是眼前彷彿冒出一座金山讓我無止盡地挖掘. 三種感覺匯集成一股強大的犯罪動機, 而且勢不可擋.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開心地買空白帶跟找尋音樂的來源.
空白帶也分很多等級, 基本上最簡單的用定價大概可以知所一二, 而台牌日牌當然高下立判, 最厲害也是最高檔的就是拿在手上都很有感覺的金屬帶, 但單價可能遠高於我要犯罪的母帶. 所以一般音樂用台版空白帶, 母帶是原版而且很喜歡的用日牌空白帶, 國外進口稀有品則不計成本地用金屬帶, 而精選集只是為了要聽很爽, 便宜的 120 分鐘帶就很夠了.
定好空白帶的策略之後, 接下來就是困難的找尋母帶來源, 臉皮薄得像紙的我, 要朋友一個一個借實在也開不了口, 但是當我說我有 "拷貝機" 時, 卻很意外地受歡迎, 許多朋友大方出借壓箱寶, 但多會附帶幾捲空白卡帶要我也幫忙拷幾份. 很快的, 一個抽屜已經承受不了這種進貨速度, 再多兩個三個也很快就爆滿, 但是這樣以機器與勞力換取利益的模式就成為那一段時間大量音樂聆聽經驗快速累積的時期.
當時, 誰家的老爸要出國去是大家最興奮也最關心的事, 往往在回來之後會給自家的兒子帶個幾卷卡帶. 這樣的卡帶也就成為稀世珍寶般在我們這些人之間流傳. 要拷貝時, 不但要買最好最貴的金屬帶, 還要把封面, 歌詞 (如果有的話) 全部影印一份, 再畢恭畢敬的供養在抽屜中最容易拿得到的王位, 而且還會牢牢記住這張專輯在雜誌上到底曾拿過幾分.
在那個時期, 台灣的音樂出版可以說是完全以排行榜為最主要的方向指導, 偶爾再添加一些如廣告曲, 抒情曲之類的主題合輯, 因此在那樣的情況下對於音樂廣度與深度的認識是極為有限的, 一般比較容易取得的媒體所涉及的內容大概在取材上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在網路尚不發達的當時, 求知若渴的我與幾個好友就靠著在永漢書店的日文音樂雜誌中看圖說故事的能力, 來找尋更多被隔絕在台灣之外的音樂資訊. 日文雜誌一本一本買, 也一篇一篇翻到爛, 從幾個漢字拼湊出來的音樂知識往往要在很多年之後才有可能得到驗證, 而無論吸取的養份是對是錯, 總之就是一股腦地全吞了下去.
不知道在哪一天, 平常熟悉的幾家唱片行的架子上突然多了一大塊黑色神秘的卡帶系列, 他們之所以神秘固然跟他們長像都差不多卻與其他家產品的花俏截然不同, 沒有中文說明, 封面多半怪異但又說不出來的吸引人. 我常常都駐足在這些卡帶前像是望著陌生人般好奇地不斷打量, 只可惜很久之後還是不知道他們是誰, 也沒有勇氣去花那僅有的零用錢去嚐試那些神秘的東西. 直到有一年過年, 回到老家, 堂姐拿了一卷黑色的卡帶上面寫著 Manfred Mann's Earth Band, 專輯名稱是 Budapest Live. 許多謎團好像在那當下都解開了.
20100424074828!Manfred_Mann's_Earth_Band_-_Budapest_Live.jpg
一直到現在, 這張 Manfred Mann's Earth Band 的 Budapest Live依然是我最愛的專輯之一,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音樂, 還在一個那樣神秘的盒子裏面. 從卡帶盒中的小卡知道原來那家公司叫三星, 也就是後來聲名大噪的瀚江 (另文後述). 他們與當時的潮流可以說是完全背道而馳, 許許多多以當時台灣音樂市場 (其實現在也還是) 來看冷門的 Art/Prog Rock 都可以在他們的名單中找到. 他們的出版雖然也是盜版品, 但是他們的出現可以說是在我眼前開啟了一扇巨大的閘門, 門外是刺眼得令我睜不開眼睛的另一個偉大的世界, 等待著我用更多時間與金錢去慢慢挖掘.
3stars.JPG
待續...

照片啾啾 Photojojo 教你開心地拍照

logo_darkBG4.gif
Photojojo 是一個很特別, 關於攝影的網站.
跟一般攝影網站介紹新的照像器材, 光圈快門教學或是令人目不轉睛的唯美照片不同, Photojojo 教你的是怎樣更開心地拍照, 玩弄自己拍出來的成果, 或是運用一些家中隨手可得的東西 DIY 製作出跟攝影相關的小物. 更簡單一點來說, 這個網站有一大部份的內容是教你勞作, 讓你真正達到 "玩" 攝影的境界. 這個跟日本知名雜誌 "カメラ日和" 是很類似的, 許多簡單到不行的手作成品, 卻可以給自己大大不同的生活情趣.
newfeature.jpg
[picture source: photojojo.com]
舉個例來說, 這篇短文教你怎樣做一個相片月曆, 重點它不是用 photoshop 剪貼的板數位桌布, 而是要用剪刀膠水動手做的.
young-me-now-me-christmas.jpg
[picture source: photojojo.com]
放假很無聊嗎? 一點點不同的創意, 可以讓攝影生活充滿歡樂與笑聲.
holiday-flip-book.jpg
[picture source: photojojo.com]
小時候一定看過或買過這種手翻的動畫書, 現在連像內灣那種地方都可以找到復刻本, photojojo 教你怎樣自製一本手翻的動畫書.
當然在網站中也介紹很多有趣又實用的附件或是一些特殊的相機, 每篇大概只要花五分鐘就可以看完. 如果不想一段時間忘了去看而漏掉什麼有趣好康的 idea, 直接可以在他們的網站上登錄你的 email, 你就可以不定時收到他們寄出最新的內容了.
過幾天他們就要把之前的精華集結成冊, 不知道台灣買不買得到呀...

夜市人生

page1.jpg
夜市有趣的地方不是在食物好不好吃, 而在於各式各樣目不暇給的色彩, 與混著各種層次的氣味.
對喜歡隨手拍拍的人來說, 夜市是一個很好發揮的地方. 每次造訪一個夜市, 無論是熟悉或陌生的, 就像是準備要參加一場未知的嘉年華會, 不知道會遇見什麼樣的人, 什麼樣的聲音, 或什麼樣的商品. 來來往往盛裝打扮或還穿著睡衣的人們, 攤子上賣的雞排與珍奶, 還有五彩繽紛的髮飾或叮噹亂響的彈珠台, 每樣東西都是取景的目標, 而在又擠又亂的熱鬧人群中找到畫面就成為街拍攝手的一個挑戰了.

notpro 時期的作品 (I)

最近整理了一下剛學攝影時的一些舊作. 當時花錢架了一個網站 (notpro.net), 算是現在素人公社的前身, 趁週末把一些現在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的照片刪掉, 整理成三個相簿放上來以茲紀念~
cover_1.jpg
[點上圖或這裏進入相簿]

如果懶散是一種病

25f3047b2d864908b5d738d060ed65db_7.jpg
如果懶散是一種病, 那最近肯定病得不輕.
習慣了以前凡事求快的生活, 這半年來想盡辦法讓自己慢一點. 真的慢下來了些, 卻又陋習不改地總覺得好像什麼事沒做或是漏掉了什麼, 而有些該積極點的事卻開始懶散了起來.
慢活真的是要學習的, 在每個呼吸, 每一口吞嚥, 每一個往前踩去的步伐之間, 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去體會每一個五感的接觸.

關於一些樂團名稱

這是以前寫的一些團名的故事, 有些是看書時紀錄下來的, 有些是網路上找資料時看來的, 雖說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過大多很有趣~
The Cure
於七零年代中期成軍於英國 Sussex 的 The Cure, 在選用 The Cure 這個名字之前, 曾經用了 Obelisk, Goat Band, Malice 等等團名, 在 1977 年時他們以一首由當時鼓手 Lol Tolhurst 寫的 Easy Cure 當新的團名. 而一年後, 吉他手 Porl Thompson 離團, 他們覺得又得要改一個名字代表樂團的重新出發, 主唱 Robert Smith 覺得這 Easy Cure 這名字太嬉皮, 美國味太重, 實在是很蠢, 所以就把 Easy 這字拿掉, 再來他們幾個人喜歡的團名前面都有個 "The", 所以就把名字改成 The Cure. 有人說 Robert Smith 把團名改成 The Cure 是因為他爸是個藥劑師, 雖然這種說法比較有趣, 但並不正確.
My Bloody Valentine
這樂團的名字是根據一部低成本小製作的加拿大恐怖電影來的. 不過這名字拿來當樂團名還蠻酷的, 當恐怖片片名就有點老套了.
Depeche Mode
David Gahan 在 1980 年加入了一個名叫 Composition of Sound 的樂團, 在他加入之後大夥都決定要改一個名字, 而 David 當時還在 Southend Technical College 修有關 Fashion 的課, 有時常會翻一些跟流行風尚有關的雜誌來找點子, 其中有一本法國出版的流行雜誌叫 Depeche Mode, David 覺得還蠻不錯的, 於是乎在下次排練時帶去給其他人看, 大夥都同意, 所以就用了這名字.
Pulp
成立於 1979 年在英國 Intake 的 Pulp 本名叫 Arabicus Pulp, 取自於一種咖啡豆的名字, Jarvis Cocker 在經濟學課中講到農產品期貨交易時聽來的, 後來才把它簡化成 Pulp.
Joy Division
本名叫 Warsaw, 是根據 David Bowie 的 Low 這張專輯裏的一首歌取的, 後來因為有個 Punk 樂團叫 Warsaw Pakt, 為了怕樂迷搞混, 所以他們拿在一本描寫虐待狂的小說 House of Dolls 中, 納粹集中營裏慰安婦的代號 Joy Division 當新的團名.
New Order
雖然 New Order 的團員一再解釋這團名只是代表 Joy Division 的主唱 Ian Curtis 死後, 其餘成員一個新的開始, 但是樂評們很難不從 Joy Division 聯想到希特勒當時要征服歐洲時所提倡的世界新秩序 (New Order) 所用的字眼, 這兩個都是納粹用語.
Cream
由 Eric Clapton, Jack Bruce, Ginger Baker 在 1966 年組成的短命超級樂團, 名字的由來據說是他們認為自己是最好的英國藍調樂手組成的樂團 (Cream 有 "精華" 的意思) , 很臭屁, 不過還好他們沒漏氣.
Nirvana
Kurt Cobain 在 1991 年發行經典名作 Nevermind 接受訪問時說 : "Punk 是自由的音樂". "你可以說你想說, 做你想做, 玩你想玩的東西, 在 Webster 字典裏, Nirvana 意指免於痛苦, 災難, 與解脫, 我想那很接近 Punk 的精神".
Elton John
Reginald Kenneth Dwight 在 14 歲時加入了 London 當地的一個樂團叫 Bluesology, 1966 年時, Bluesology 成為藍調歌手 Long John Baldry 的伴奏樂團, 樂團後來改名為 John Baldry Show, 幾年後, Reginald Kenneth Dwight 用 John Baldry 跟樂團薩克斯風手 Elton Dean 的名字組合成 Elton John.
10,000 Maniacs
取這個名字其實是他們記錯了一部叫 2,000 Maniacs 的恐怖電影. 不過他們用這個名字倒是惹了不少麻煩, 電台的主持人看了這團名都認為他們是個 Punk 樂團, 不然就是專門搞笑耍寶的幾個年輕人, 所以一開始都對他們不感興趣. 而最有趣的是連他們早期的薩克斯風手都還搞不太清楚他們應該是什麼造型, 穿了粉紅色的拖鞋跟頭上頂了一個洗菜盆就要上台去表演, 還跟他的團員們說 "我們不是 maniacs (瘋子) 嗎? 我以為我們要很搞笑....".
Lynyrd Skynyrd
樂團成立於 1965 Florida Jacksonville 的一所高中, 原名叫 Backyard, 後來改成 Lynyrd Skynyrd 是因為他們學校有一個專找長髮男學生麻煩的體育老師 Leonard Skinner. 後來 Lynyrd Skynyrd 越來越有名氣, Leonard Skinner 也改行去做房地產生意了, 大家的一肚子舊恨也就不了了之, 化干戈為玉帛, Skinner 先生後來還引薦他們到他的家鄉去開演唱會.
The Cranberries
他們最早的名字是第一任主唱取的, 叫做 Cranberry Saw Us, 有時會用 Cranberry Saw-Us, 唸起來跟 Cranberry Sauce 同音. 1990 年時換了新的也就是現任的主唱 Dolores O'Riordan, 於是他們就把團名縮短成 Cranberry 並開始用這團名寄 Demo 帶給英國的各唱片公司, 在錄音帶的標籤上寫著 "The Cranberry's". 而當他們自 Rough Trade 收到第一封拒絕信時, 信封上的收件人被寫成 "The Cranberries", 從此就用了這個名字一直到現在.
Metallica
成軍於 LA 的重金屬巨擘 Metallica 的名字據他們的主唱與鼓手的說法, 是 "偷" 來的. 他們有一個朋友打算辦一個重金屬的樂迷刊物, 他們 的這個朋友列了一個表準備要選一個當刊物的名字, 其中一個就是 Metallica. 當然他們也曾考慮選其他的像是 Ripshifta, Blitzer 或是 Thunderfuck 等等, 後來他們的朋友選了 Metal Mania 當刊物的名稱, 於是他們就選了 Metallica.
Ministry
Ministry 的主唱在家中用一個四軌錄音器完成他的第一首作品時, 他還不知道要給團名取什麼樣的名字, 所以他打開電視找尋靈感. 那時剛好 有一部電影叫 Ministry of Fear, 他覺得很酷, 所以把他的團名取名為 Ministry of Truth, 後來改成 Ministry of Canned Peaches, 最後再簡化成 Ministry.
Blue Oyster Cult
這個團名是團員在紐約市裏某家街角的餐聽牆上貼的菜單 "Blue Point oyster" 看來的. 其中 Oyster 裏 "O" 頂上的兩點只是他們覺得這樣比較有神秘感.
Bread
70 年代有很多暢銷歌曲的 Bread 本來叫做 Pleasure Faire, 有一次團員遇到大塞車, 在他們前面一輛車是 Wonder Bread 麵包公司的卡車, 所以他們覺定把團名改成 Bread.
Goo Goo Dolls
取自一本漫畫背面賣嬰兒洋娃娃的廣告
Roxy Music
本來是取自於一家小戲院的名字, 後來因為美國也有個團叫 Roxy, 所以 Bryan Ferry 加了一個 "Music" 在後面以示區別.
Stone Roses
原名叫 Patrol, 後來根據 Jam 的一首歌 "English Rose" 而改名, 在 1985 年時結合他們的偶像 Rolling Stones, 就成了 Stone Roses.
The Pogues
本來叫做 Pogue Mahone, 後來改成 The Pogues, 原名 Pogue Mahone 蓋爾特語的意思是 "Kiss My 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