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沒有標題在這裏

我一直覺得以後會有一項技術 (雖然現在可以透過一些比較複雜的方式做得到), 就是當拍完一張照片之後, 可以在相機直接選擇一段喜歡的音樂, 當成是這張照片的背景音樂或是心情寫照. 當然不是把一整首放上去, 或是粗魯地切頭切尾擺一段就完事了. 就像在看一部影片一樣, 一個場景讓一段旋律帶入或帶出, 那個進入的時間點拉起了整張照片中的故事氣氛, 而在眼光轉移之前就不留痕跡地漸漸遠去.
那天搭火車,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它跑得特別慢, 外面的陽光異常地刺眼, 談不上雨中行車寂寞旅行的傷感氣氛, 反倒是陽光在行進中讓車廂不斷閃爍著交錯的繽紛, 車中人多但不那麼吵, 會讓我引起注意的, 是一個從起站就不斷講著電話的小姐, 站在我不遠的前方隨著車身左右的晃動. 外面的景象是完全陌生的, 因為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一如往常我盡可能地把窗外能看到的景象努力的看完, 陌生的景色匆匆一撇卻往往最能夠記在腦海中.
L 跟 D 坐在我面前, 他們也晃動著, 也許是車身的晃動, 也許是昨晚的酒意未消.
我想拍照, 想拍坐我對面的兩個人, 我們都在等待著還要很久的目的地, 可能眼中都偶爾會發一下呆, 我想怎麼樣把我們三個人的樣子拍起來. 一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人, 墨鏡遮蓋了她的眼神, 另一個無目的的看著前方, 在我說話時總是很捧場的笑出來, 我腦中有時空白, 有時想著工作, 有時想著等一下的目的地.
這樣的思緒, 總是在抵達終點時突然結束, 很快地就被遺忘.

人生以散步為目的 II

每次出國前, 煩惱的事情之一總是想該帶怎樣的相機鏡頭組合. 一機幾鏡? 一大一小? 底片機要不要帶? 正片還是負片? 抵達前一刻腦海中也想像著許多場景, 期望在過程中捕捉到能夠成為經典的畫面.
出發前老是這樣的.
然而, 每次在結束後, 看看自己 "製造" 出來的那些檔案, 多半只帶回了一堆倣風景明信片的照片, 無論我的攝影技術如何, 那些照片充滿了新鮮與好奇, 卻少了該有的氣味與溫度.
很久之後, 我才體會到這個問題的癥結在於過多的貪念. 那個貪念在好奇心與新鮮感的趨使下, 快門如同餓死鬼的筷子般, 喀嚓喀嚓只為了在最短時間內, 把我眼中看到的所有景像盡可能地塞滿便宜到已經快不要錢的記憶卡中. 拍滿了換一張, 硬碟裝滿了加一顆, 但是腦海中的記憶卻沒有在排山倒海而來的影像中留下太多永恆的美麗.
我總是走得太快.
DSCF9605.jpg
DSCF9573.jpg
DSCF9601.jpg
DSCF9598.jpg
IMG_0022.jpg
IMG_9500.jpg
IMG_997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