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Live for Sketching 111


煥民新村, 台北市 32開 Arches, 代針筆
越來越喜歡這樣在紙上用簽字筆創造各種深淺的感覺, 雖然蠻花時間, 耗體力也耗眼力, 但邊畫邊聽著喜愛的音樂, 仔細經營每一個角落的過程, 是讓我挺樂在其中的

Live for Sketching 110 煥民新村


煥民新村, 台北市
32開 Arches, 代針筆
三位歐吉桑終於一起出門去玩了, 這可真是個大事情, 最大的改變莫過於話題從十幾年前的今早幾點睡, 變成三高指數與酸痛問題, 希望下次不會隔太久而只能討論拐杖與尿帶使用心得.
這張大概不想上色了, 保留黑色線條也許會比較有趣一些. (坦白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畫好水彩).
當第一筆畫下去時, 心想糟糕用錯紙了, Arches 的粗紋也許本來就不適合用細簽字筆, 不過畫都畫下去, 這樣就報廢一張貴森森的水彩紙也是蠻可惜的. 不久發現原來這樣反而造成了特殊的效果, 我的 Sakura 代針筆不太能夠流暢地把線畫上去, 必須要比平常更用力, 紙上的坑坑洞洞也讓線條扭曲斷裂, 但就是因為這些不同, 我更容易有輕有重地表現陰影與各種質感, 雖然很多地方好像是拿代針筆當彩色筆來 "塗色", 大概畫幾張就要消耗一隻筆了, 但效果是非常有趣的.

Live for Sketching 109


32開素描本, 鉛筆, 透明水彩
住家附近一個保存完整的三合院, 偶爾散步到這邊, 要先穿過一棟又一棟動輒二三十層的住宅大樓. 當這些巨型建築慢慢被拋在身後之時, 就會看到眼前一片恬靜的農田與菜園, 三合院的磚紅在綠色稻海中顯得特別耀眼. 我所站立的地方彷彿就成了兩個世界的交接之處, 再往前一步踩進這一邊, 噪音不見了, 壓迫感消失了, 連味道都不一樣了.

Live for Sketching 108

 
水源街, 新竹市
水源街是條有意思的街道, 它的大部份是沿著馬偕醫院一直穿過公道五, 但在光復路的另一邊, 大概進去兩百公尺抵達清大西門之後就車子就無法再往前, 只能通行腳踏車或機車了. 我之所以會說它有意思, 是因為我會到那短短的一邊, 九成九是為了要去那邊的水源街餐廳, 把車開進去找車位是最快能吃到小籠湯包的, 但是那段路相當狹窄, 要找到能停的車位實在是機率很低, 但若停在光復路的另一邊, 就可能要停遠一點, 還要經過烏煙瘴氣終年壅塞的光復路. 所以每次想要到那邊大快朵頤之前, 總是免不了為了是否該開進去賭賭運氣而舉棋不定. 
至於那家水源街餐廳跟頂泰豐有多少相似度呢? 我吃過這麼多次, 應該說有九成像吧, 至少不用排隊, 不用拿號碼牌, 但好吃度也是相當不錯的.
那一段短短的水源街, 裏面也暗藏著一些比較老舊的建築, 吃飽在那附近走走看看, 有時也會有意外的驚喜.

Live for Sketching 106


32 開素描本, 代針筆, 透明水彩
林務局宿舍, 竹東
真心希望這是一個新的開始!

Live for Sketching 104


10.6 中壢出差, 六家線上的速寫
第一次出差到中壢, 人生地不熟, 提早搭六家線到新竹站, 再轉另一班電聯車到中壢. 六家線這一段雖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鐘, 可是那種慢慢晃呀晃, 車上人也不多的悠閒感是很不錯的. 我坐在最角落, 稍稍轉身就可以看到整個車廂, 眼前最顯眼的莫過於一整排的扶手環 (是這樣叫的嗎?), 只要車身有一點晃動, 一整排的扶手環就整齊地左右擺動著, 其實還挺壯觀的.
十多分鐘, 研究了扶手環的樣子, 再很快地把車廂內畫了一下, 剛好對面那一排一個人都沒有, 後來才上來一位老婦人, 在我對面一坐下就開始吃著便當, 順便也給她畫下來.
轉另一班車後, 車上人不少, 就沒什麼興致畫畫了.

生日大餐 - 吽 燒肉

 

這家吽 (音轟) 燒肉的前身是山本燒肉, 一直以來山本燒肉是我認為竹北最好的燒肉店, 無論是在食材, 環境, 服務都算有很好的水準. 可惜因為某些原因山本收起來了, 這家吽就接手了這個地點. 
接手的吽在裝璜上有很大的改變, 雖然一些角落還是殘存著山本的影子, 但基本上看得出來他們花了不少成本在這上面, 變得更年輕, 但也變得更暗了 (我實在不太能理解很多燒肉店為什麼老是要把裏面弄的黑漆漆的).
幸好, 雖然外觀上有了不小的改變, 燒肉本身的食材還是很不錯, 甚至比以前山本時期更好一些, 變化也更多, 而在服務上, 這些年輕的服務生看來訓練得很不錯, 反應也很快. 
一餐下來, 只剩最後甜點沒辦法再有空間塞進胃裏, 實在是非常飽足. 這當今年的生日大餐, 可以說是很滿意的.

Live for Sketching 103






鄉間小道
32 開素描本, 代針筆
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畫畫低潮了, 無論如何就是提不起勁來畫. 以往偶爾遇到這種狀況, 就會去 Pinterest 上面逛一逛, 看看別人的作品啟發一下靈感. 這兩週來也在那裏來來回回看了許多各種不同的畫風, 但不知怎的還是沒有能夠引起一絲波瀾.
也許最近雜念不斷吧, 想要一一細數到底是哪些事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最多就是把罪過推給入秋換季的過敏原, 弄得我裏外上下都不是很對勁. 但不管怎麼找藉口, 最終還是要面對眼前這張白紙跟不遠處的景物, 這當下它們其實離我挺遠.

新竹市散步地圖後記

"你畫的有些地點,如果我們覺得要拿掉你會介意嗎?" 我收到這樣的訊息

"嗯.....?" 其實我心中一下子還轉不過來,

"是要拿掉我名字嗎? 我可以改畫一隻小狗嗎? " 我心中先轉了幾圈我能想得到的動物

"我們想要把那些廟宇從地圖上拿掉" 小狗立馬在腦海中消失, 變成了被立可白塗掉的城隍廟

"為什麼呢?" 腦海中的立可白漸漸地連竹蓮寺也塗掉了, 我有點恐慌了

"因為主管是基督徒, 我怕有些宮廟他會覺得不要放上去" 我感覺我被雷劈了一下

(細節省略)

起頭大概是這樣啦, 結局就是既然是個 新竹市的 "散步地圖", 我堅持一樣都不能拿掉, 教會認為一樣都不能留, 所以這件事也就到此為止了.


(旁白, 一行人信步走在新竹市街頭)
前方就是東門城, 雖然現在大家只知道跟著它繞圈圈, 沒人記得它以前是幹嘛的
各位右手邊就是影像博物館, 不過其實重點是旁邊的麵線糊特別好吃
前方那一片呢...呃...我們跳過這裏, 裏面東西也別吃了, 最近裏面會砍人....


要我把城隍廟跟竹蓮寺從 "散步地圖" 上拿掉, 就好像在台北市地圖上寫 "這裏沒有 101" 是一樣的意思, 我就算給城隍爺跟觀音娘娘少燒兩柱香, 這樣的事我怎樣也做不出來的.

事情發展至此, 我心中倒沒有怨懟, 或是對任何宗教及其信徒有任何的不滿, 不管是什麼宗教只要是待人以善, 對人以愛, 都是值的尊重的. 更何況在畫圖過程中, 從來沒有一絲宗教上的意念在我心中浮現或是表現在那張紙上. 不就是散步嘛? 走到哪看到哪 (吃到哪也是一定要的啦), 一磚一瓦一草一木, 都跟我們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曬著一樣的太陽, 在這片孕育我們的土地上與我們一起渡過歲歲年年, 不會因為信仰的不同, 而當作它們從來沒有存在過.

我心中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以前歷史課本裏的一些讓我背得要死的事件是怎麼來的了....突然好像明白了許多

我仰望著, 不管祢是誰或我怎麼稱呼祢, 我堅信祢愛著世上所有萬物, 給予平等的尊重與寬容

(參見前文)